中證網
返回首頁

藍盾光電投資芯片疑為大股東拉高套現鋪路

涉嫌改變超募資金用途

張冬晴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上市公司大股東或實際控制人利用信息優勢地位,通過密集發布利好公告、聯系分析師頻繁開展機構調研等吸引投資者的方式,拉抬股價——這是證監會近期一則針對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聯合外部資金操縱市場的行政處罰決定書所披露的情節。

  似曾相識的橋段居然再次上演:就在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袁永剛及其一致行動人安徽高新金通安益二期創業投資基金(有限合伙)(簡稱“金通安益二期”)首發限售股解禁之際,安徽藍盾光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藍盾光電”)拋出投資5G及衛星基帶芯片公司上海星思半導體有限責任公司(簡稱“星思半導體”)的重大利好,并且頻繁披露機構調研等信息,公司股價在短短一個多月內逆勢上漲,最大漲幅超過60%。

  然而,中國證券報記者調查發現,在2021年以來連續多個報告期經營性現金流為負的情況下,藍盾光電將累計2.69億元的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再以自有資金1.8億元擬開展與主營業務無關的股權投資事項。專業人士認為,藍盾光電上述投資事項涉嫌變相改變募集資金用途,不符合深交所關于上市公司規范運作的相關要求。再結合其股價在業績“大變臉”、巨量限售股解禁上市、股東密集減持等利空下卻逆勢上漲的情況來看,難免讓人懷疑藍盾光電投資芯片或是為大股東拉高套現鋪路。

  1.8億元投資芯片“蹭熱點”?

  2023年12月29日晚間,藍盾光電一紙公告揭開了公司股價持續放量、逆勢大漲的謎底。

  根據公告披露,公司擬投資1.8億元參與星思半導體的融資計劃。融資完成后,預計將直接持有后者約5%的股權。

  上述公告披露,星思半導體是一家成立于2020年10月23日的芯片公司,目前的主營業務是基帶芯片和相關通信模組的研發、設計和銷售;鶐酒饕5G和衛星基帶芯片。

  財務數據方面,星思半導體2022年末和2023年三季度末的凈資產分別為3.79億元和0.7億元,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分別為1.75億元和0.26億元,凈利潤分別為-4.96億元和-3.09億元。也就是說,星思半導體的投后估值將高達36億元,增值率約5142.86%。

  對此,公司回復深交所關注函稱,基帶芯片賽道市場空間大、技術壁壘高,全球范圍內僅有少數領先芯片設計企業成功流片5G基帶芯片。星思半導體作為一家基帶芯片設計初創企業,2022年和2023年持續大額虧損主要系該公司仍處于芯片研發設計階段導致。其歷史研發投入已經超過10億元,并且與行業內諸多頭部客戶簽署了合作開發協議,具有較好的發展前景。

  在星思半導體的主要產品中,目前5GeMBB基帶芯片、5G通信模組、寬帶衛星手機基帶芯片已經可以實現小批量出貨,超寬帶衛星終端基帶芯片及配套的Transceiver芯片正在研發中。

  不過,記者調查發現,目前同處于基帶芯片領域、成立于2015年的翱捷科技已經于2022年初登陸科創板,逐漸成為平臺型芯片設計公司,2021年以來營業收入均超過20億元。但是,星思半導體依然處于深度虧損狀態。

  需要補充的是,翱捷科技創始人是一家知名射頻芯片公司的創始人及前CEO,在無線通信芯片領域擁有豐富的經驗。與之不同的是,星思半導體創始人夏某芯片研發背景相對薄弱。

  公開信息顯示,夏某曾擔任安信證券研究中心通信行業首席分析師,更早之前曾在華為從事數據通信研發、全球固定網絡行銷工作13年,是華為全球第一批8名解決方案銷售專家之一。

  而同樣是華為銷售背景出身的孫某,2022年6月已經卸任星思半導體董事職務,此前他曾以該公司執行總裁的身份公開亮相。更早之前,孫某2020年4月加盟浙商證券研究所擔任TMT團隊組長兼總顧問。

  除了孫某已經出走,星思半導體核心高管團隊中童某、吾某分別于2021年8月和2024年1月離任董監高。公司2023年還一度傳出融資進展不順而被迫整體裁員四分之一、部分地區研發中心整體裁撤等負面消息。

  針對星思半導體的相關問題,記者致電其網站電話,但接線者稱公司總機不負責回應任何問題,也不能轉接相關部門,如有需求請郵件問詢。

  隨后,記者通過郵件就相關情況提出問詢,但截至發稿前尚未得到任何回應! 

  變相改變超募資金用途遭質疑

  目前,藍盾光電的主營產品為分析測量儀器,主要應用于環境監測、交通管理、氣象觀測等領域。而公司此番擬1.8億元自有資金投資的星思半導體,主要從事基帶芯片和相關通信模組的研發、設計和銷售。二者之間主營業務明顯不存在相關性。

  記者調查還發現,作為一家上市才三年多的公司,藍盾光電早已踩著“紅線”分批將其IPO超募資金用于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

  其中,2020年底、2021年底先后兩次將1.15億元累計2.3億元的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即3.86億元超募資金中的59.59%,剛好踩在“每12個月內累計不超過30%”的監管“紅線”內。

  隨后的2023年3月,公司再次將剩余的超募資金3938.31萬元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至此,公司累計2.69億元的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

  根據公司披露,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2030.38萬元、-5774.23萬元和-8128.48萬元。而截至2023年三季度末,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僅為2.49億元。

  對此,華北某券商資深保薦代表人程某向記者表示,現行法律法規對上市公司募集資金使用有非常嚴格的監管要求。就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而言,除了每12個月內累計金額不得超過超募資金總額的30%,還必須經過股東大會審議、獨立董事和保薦機構發表明確的意見等必要的程序。同時,在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后的12個月內不得進行高風險投資以及為他人提供財務資助。

  針對藍盾光電分批分次將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后所進行的對外股權投資問題,保薦代表人程某向記者表示,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后不需要歸還,超募資金與公司自有資金就完全混同一起,這就繞開了證監會和交易所對于募集資金使用的監管制度,畢竟上市公司閑置的自有資金在監管方面沒有那么多限制。

  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向記者表示,從制度安排層面來講,上市公司募集資金原則上應當用于主營業務,除金融類企業外,募集資金不得用于財務性投資。如果對外股權投資與上市公司主營業務無關,不屬于圍繞產業鏈上下游以獲取技術、原料或渠道為目的的產業投資,也不屬于以收購或整合為目的的并購投資,不是以拓展客戶、渠道為目的的委托貸款,更不符合公司主營業務及戰略發展方向,那么這種股權投資應當認定為財務性投資。

  資深市場人士李某也表示,盡管藍盾光電分批分次將超募資金永久性補充流動資金后對外開展股權投資的行為符合現行監管要求,合法合規但是并不合理。按照實質重于形式原則,應當認定為變相改變募集資金用途的投資,不符合深交所關于上市公司規范運作的相關要求。

中證網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中國證券報·中證網與作品作者聯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中國證券報、中證網以及作者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国产精品 第一页,国产精品 精品国内自产拍,国产精品 久久久,国产精品 久久久影视,国产精品 猎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