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證網(wǎng)
返回首頁(yè)

錢(qián)去哪了 東方時(shí)尚大手筆采購迷霧重重

于蒙蒙 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

千種幻影相關(guān)VR設備存放于河北廊坊一處倉庫 本報記者 于蒙蒙 攝

多臺VR模擬器線(xiàn)路裸露在外 本報記者 于蒙蒙 攝

  數千臺VR設備被鎖倉庫 審計報告前后兩套說(shuō)法

  豪擲數億元的采購未能提振主業(yè),反而將上市公司帶入深淵。北京大華國際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簡(jiǎn)稱(chēng)“大華所”)對東方時(shí)尚2023年度財務(wù)報告內部控制的有效性進(jìn)行審計,并出具了否定意見(jiàn)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根據相關(guān)規定,公司股票今年5月6日起被實(shí)施退市風(fēng)險警示,公司證券簡(jiǎn)稱(chēng)變更為“ST東時(shí)”。截至5月16日收盤(pán),公司股票在復牌后的9個(gè)交易日收獲8個(gè)“一字板”跌停。

  東方時(shí)尚被出具“非標”意見(jiàn)涉及五個(gè)事項,其中一組設備采購事項分外惹眼。公司早前曾以累計逾3億元多次從控股股東東方時(shí)尚投資有限公司旗下的北京千種幻影科技有限公司采購3179臺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公司在2022年年報中稱(chēng)截至2023年4月已完成交付,但在2023年年報中卻改口稱(chēng)截至2023年末仍有2809臺未交付。同樣針對上述VR設備的交付狀態(tài),大華所在兩份年報審計報告中給出了截然相反的認定。

  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期實(shí)地走訪(fǎng)存放相關(guān)VR設備的倉庫發(fā)現,上述設備已經(jīng)閑置一年時(shí)間,部分線(xiàn)路裸露在機身上,無(wú)法達到交付要求。負責該倉庫的人士稱(chēng),上述設備理論上屬于東方時(shí)尚,但需要后者支付貨款才能拉走。

  那么東方時(shí)尚早前宣稱(chēng)的已經(jīng)支付逾3億元貨款流向了何方?5月15日,中國證券報記者致電采訪(fǎng)東方時(shí)尚,公司在書(shū)面回函中未就相關(guān)問(wèn)題進(jìn)行正面回應,僅稱(chēng)公司董事會(huì )對會(huì )計師事務(wù)所出具的保留意見(jiàn)審計報告和否定意見(jiàn)內部控制審計報告涉及事項高度重視,正在積極采取有效措施盡快消除上述不利因素對公司的影響。

  不翼而飛的貨款

  本次VR設備采購發(fā)生于2022年。彼時(shí),東方時(shí)尚自2022年3月起先后分5次向千種幻影采購3179臺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根據付款安排,上述貨款基本在2022年完成支付。東方時(shí)尚2022年年報披露,報告期內,公司與千種幻影涉及采購VR模擬機、配件的關(guān)聯(lián)交易金額達3.21億元。

  大華所對東方時(shí)尚2022年年報出具標準無(wú)保留意見(jiàn),其稱(chēng)截至2022年12月31日,千種幻影向東方時(shí)尚完成交付454臺。截至本報告披露日(2023年4月22日),千種幻影已完成全部設備交付。

  奇怪的是,一年之后大華所卻是另一番說(shuō)辭。大華所在東方時(shí)尚2023年年報審計報告中表示,該項其他應收款系東方時(shí)尚2022年向千種幻影購買(mǎi)的3179臺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部分未完整交付所致。截至2023年12月31日,未完整交付的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共2809臺。千種幻影已對上述事項進(jìn)行確認,并向東方時(shí)尚提供了上述2809臺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的交付計劃和安排。

  原本在2022年年報中被認定為已交付的設備,緣何在2023年年報中被推翻。帶著(zhù)這些疑問(wèn),中國證券報記者近期趕赴位于河北廊坊的一處倉庫,這里存放著(zhù)千種幻影前述2809臺VR智能型汽車(chē)駕駛培訓模擬器。

  在現場(chǎng),記者注意到整個(gè)倉庫面積相當于一個(gè)標準足球場(chǎng)大小,接近四分之三的面積存放著(zhù)設備。負責這個(gè)倉庫的工作人員李瑞(化名)稱(chēng),倉庫里的設備不到3000臺,貨架上基本為打包好的設備,地面堆放的主要是處于調試中的設備。近距離觀(guān)察發(fā)現,地面堆放的VR模擬器存在缺少主機、顯示屏、汽車(chē)仿真件及電氣設備等部件的情形。

  當記者詢(xún)問(wèn)倉庫中的設備是否屬于東方時(shí)尚時(shí),這位工作人員的回復耐人尋味?!斑@些東西說(shuō)白了給錢(qián)就是東方時(shí)尚的。按照正常邏輯,這些設備已經(jīng)歸入到東方時(shí)尚的資產(chǎn)中,但是(東方時(shí)尚)始終沒(méi)有拉走?!?/p>

  李瑞透露,去年3月,正值東方時(shí)尚2022年年報披露前,千種幻影加班加點(diǎn)趕工未交付的VR設備。不過(guò),千種幻影至今沒(méi)有收到貨款,上述設備閑置在倉庫中一年時(shí)間。千種幻影受此影響,目前資金鏈壓力較大。如果東方時(shí)尚資金到位,這批設備可以完成交付。

  為何賬面顯示已經(jīng)支付逾3億元的貨款未能落入千種幻影的口袋?對于這一問(wèn)題,東方時(shí)尚未進(jìn)行正面回應。

  大華所在東方時(shí)尚2023年審計報告中的一番表態(tài)也耐人尋味?!拔覀兺ㄟ^(guò)已執行的審計程序無(wú)法就上述交易是否涉及關(guān)聯(lián)方資金占用、千種幻影能否按照提交給東方時(shí)尚的計劃完成交付、相關(guān)款項的可回收性以及壞賬準備計提的充分性、準確性獲取充分適當的審計證據?!?/p>

  隱秘關(guān)系澄而不清

  除了VR模擬器,東方時(shí)尚早前采購新能源培訓用車(chē)的事項也疑點(diǎn)重重。

  公告顯示,東方時(shí)尚與北京桐隆汽車(chē)銷(xiāo)售有限公司簽訂新能源汽車(chē)采購合同,2020年至2021年,東方時(shí)尚累計向桐隆汽車(chē)采購3900輛(實(shí)際交付3898輛,另2輛退回)新能源汽車(chē)。其中,合同約定1294輛新能源汽車(chē)需安裝價(jià)值5.4萬(wàn)元的AI智能設備。

  這次采購培訓用車(chē)與前述VR模擬器交易出現同樣的劇情。東方時(shí)尚在2023年年報中稱(chēng),公司于2023年對上述資產(chǎn)進(jìn)行全面清點(diǎn),截至2023年12月31日,該項交易中的新能源汽車(chē)已全部交付,AI智能駕培系統交付350臺,剩余944臺未交付。公司將未交付的AI智能駕培系統款項合計4985.78萬(wàn)元列報其他應收款并按照賬齡法計提壞賬準備,2020年末按照5%的比例計提62.37萬(wàn)元壞賬準備,2021年底按照10%累計計提268.65萬(wàn)元壞賬準備,2022年末按照20%累計計提580.31萬(wàn)元壞賬準備,2023年末按照30%累計計提1035.88萬(wàn)元壞賬準備。

  桐隆汽車(chē)已對上述事項進(jìn)行確認,并承諾于2024年12月31日前完成上述944臺AI智能駕培系統完整交付。

  桐隆汽車(chē)緣何遲遲未能交付944臺AI智能駕培系統?

  中國證券報記者注意到,東方時(shí)尚與桐隆汽車(chē)的關(guān)系非同一般。工商注冊資料顯示,桐隆汽車(chē)成立于2019年12月,注冊資本1億元,法定代表人為榮偉,后者持股達99.9%。桐隆汽車(chē)在2020年和2021年公示的兩個(gè)對外聯(lián)絡(luò )電話(huà)號碼對應15家公司,上述主體基本上為東方時(shí)尚控股股東東方時(shí)尚投資有限公司及關(guān)聯(lián)方。2020年4月,桐隆汽車(chē)將公司注冊地遷至北京市大興區金星西路19號及19號院4號樓1層119,而這一區域為東方時(shí)尚及關(guān)聯(lián)方的辦公地。東方時(shí)尚更是在2020年半年報中將桐隆汽車(chē)列為關(guān)聯(lián)方,其產(chǎn)生的租賃收入達到20萬(wàn)元。

  時(shí)隔4個(gè)月后這一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卻被撇清。2021年1月,保薦機構國信證券稱(chēng)東方時(shí)尚半年報披露事項為披露錯誤,桐隆汽車(chē)不屬于公司關(guān)聯(lián)方。東方時(shí)尚也同步發(fā)布更正公告。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11月,東方時(shí)尚與桐隆汽車(chē)簽署9671.50萬(wàn)元的新能源汽車(chē)采購合同。這筆交易正是前文提及東方時(shí)尚向桐隆汽車(chē)采購3900輛新能源汽車(chē)中的一部分。

  監管機構早前亦注意到東方時(shí)尚與桐隆汽車(chē)的關(guān)系。東方時(shí)尚解釋稱(chēng),桐隆汽車(chē)在遷址時(shí)優(yōu)先考慮就近服務(wù)客戶(hù),在日后的工作中溝通及對接事務(wù)較為便捷。至于電話(huà)號碼一致,桐隆汽車(chē)在申報年報登記時(shí),使用了與東方時(shí)尚及其關(guān)聯(lián)方相同的工商代辦機構“全程登記注冊代理(北京)事務(wù)所”,后者在為桐隆汽車(chē)申報年報時(shí)填寫(xiě)了與東方時(shí)尚及其關(guān)聯(lián)方相同的聯(lián)系電話(huà)。

  果真如此嗎?中國證券報記者調查發(fā)現,東方時(shí)尚的相關(guān)說(shuō)辭無(wú)法得到合理解釋。資料顯示,桐隆汽車(chē)監事榮雪峰與桐隆汽車(chē)法定代表人榮偉系姐弟關(guān)系。巧合的是,與榮雪峰同名人士還是北京桐隆投資顧問(wèn)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桐隆投資成立于2010年11月,其至今使用過(guò)的3個(gè)電子郵箱基本上與東方時(shí)尚關(guān)聯(lián)公司相一致,至今申報過(guò)的4個(gè)電話(huà)號碼中有3個(gè)與東方時(shí)尚關(guān)聯(lián)公司相一致。

  其實(shí),桐隆投資與東方時(shí)尚還有一段淵源。東方時(shí)尚招股書(shū)曾披露,公司聘請桐隆投資為公司提供土地咨詢(xún)服務(wù),其中2012年涉及費用260萬(wàn)元,2013年涉及費用1000萬(wàn)元。

  十多年來(lái),顯示為榮氏姐弟名下的桐隆公司先后以土地評估和汽車(chē)銷(xiāo)售方式與東方時(shí)尚發(fā)生交易,雙方存在多處電話(huà)號碼和電子郵箱地址一致的情形。若僅以工商代辦機構申報原因,顯然難以解釋前述巧合。

  東方時(shí)尚早前則在公告中堅稱(chēng),公司對桐隆汽車(chē)與公司之間的關(guān)系進(jìn)行了逐項判斷,桐隆汽車(chē)與公司不存在關(guān)聯(lián)關(guān)系。

中證網(wǎng)聲明:凡本網(wǎng)注明“來(lái)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與作品作者聯(lián)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jī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以及作者書(shū)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