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證網(wǎng)
返回首頁(yè)

浙江泛源IPO涉嫌造假!海外銷(xiāo)售收入真實(shí)性存疑

張冬晴 中證金牛座

  浙江泛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浙江泛源”)公開(kāi)披露,借助第一大海外客戶(hù)Certus集團,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駛上北美市場(chǎng)爆發(fā)式增長(cháng)快車(chē)道,并以新進(jìn)入者身份拿下寶馬、奔馳等整車(chē)廠(chǎng)多款主力車(chē)型超過(guò)100%的相關(guān)配套份額。

  然而,就在浙江泛源試圖闖關(guān)創(chuàng )業(yè)板IPO的前夕,2016年以來(lái)連續多年給公司貢獻巨額銷(xiāo)售業(yè)績(jì)的Certus集團,2021年卻因經(jīng)營(yíng)不善、破產(chǎn)清算突然從公司客戶(hù)名單中消失。

  種種有悖于基本常識和商業(yè)邏輯的信息背后,Certus集團破產(chǎn)到底有何隱情?浙江泛源的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海外銷(xiāo)售收入到底還有多少秘密?浙江泛源三任財務(wù)總監均在2020年初至2021年11月的短短幾個(gè)月內迅速離職,是否暗藏玄機?


  第一大客戶(hù)破產(chǎn)清算

  浙江泛源前身為杭州萊源環(huán)??萍加邢薰荆ê?jiǎn)稱(chēng)“萊源環(huán)?!保?,公司目前主要業(yè)務(wù)有汽車(chē)金屬零部件表面處理、內外飾件和IGBT冷卻系統等,分別由南通創(chuàng )源電化學(xué)科技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南通創(chuàng )源”)、南通柏源汽車(chē)零部件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南通柏源”)和海寧泛源鑫才科技有限公司三家全資子公司具體負責經(jīng)營(yíng)。

  根據披露,早在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尚處于開(kāi)拓階段、尚未建立海外開(kāi)拓團隊時(shí),Certus集團2016年就主動(dòng)尋求合作,并成為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第一個(gè)外銷(xiāo)大客戶(hù),甚至將公司約定為長(cháng)三角地區唯一供應商。

  回溯來(lái)看,僅借助Certus集團,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就從零開(kāi)始駛上海外業(yè)務(wù)爆發(fā)式增長(cháng)快車(chē)道,短短幾年累計實(shí)現近4億元銷(xiāo)售收入,并以新進(jìn)入者身份拿下寶馬、奔馳等整車(chē)廠(chǎng)多款主力車(chē)型超過(guò)100%的相關(guān)配套份額。

  根據披露,Certus集團是一家經(jīng)營(yíng)設計、制造、銷(xiāo)售、分銷(xiāo)各種汽車(chē)零部件的全球性汽車(chē)供應商,實(shí)際控制人為Rob Mollenhhauer(羅伯特·莫倫豪爾)和Jim Prokopetz(詹姆斯·普羅科佩茨);母公司Certus Automotive Inc.(簡(jiǎn)稱(chēng)“Certus”)2012年成立于加拿大安大略省,下屬子公司分別位于加拿大、美國、中國、墨西哥和德國等國家和地區,主要產(chǎn)品為汽車(chē)內外飾件及注塑模具。

  Certus集團向公司采購的外銷(xiāo)產(chǎn)品以主/副儀表板內飾件為主,主要銷(xiāo)往歐美汽車(chē)市場(chǎng)并配套多款高端車(chē)型(如奔馳、寶馬、福特、通用)。終端客戶(hù)方面,Certus集團主要銷(xiāo)售給汽車(chē)零部件一級供應商,如JOYSONQUIN(均勝群英)、USF(白特榮)、Aptiv(安波福)、Moriroku(森六)、Draexlmaier(德科斯米爾)、Antolin(安通林)等。

  銷(xiāo)售數據顯示,2016年至2021年,公司對Certus集團的銷(xiāo)售收入分別為4167.87萬(wàn)元、10883.95萬(wàn)元、10462.39萬(wàn)元、6605.85萬(wàn)元、4584.91萬(wàn)元和481.81萬(wàn)元,累計金額37186.78萬(wàn)元。

  Certus集團前期幾乎貢獻了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的全部收入,但2021年其突然退出了公司前五大客戶(hù)名單。

  對此,浙江泛源解釋稱(chēng),2021年Certus集團因經(jīng)營(yíng)不善進(jìn)入破產(chǎn)清算程序,雙方終止了合作關(guān)系,并且公司承接了Certus集團的下游客戶(hù)(一級供應商)直接供貨。

  在第一大客戶(hù)Certus集團2021年突然破產(chǎn)的背后,報告期內2020年初至2021年9月,浙江泛源還出現了三任財務(wù)總監頻繁離職的現象。其中,王云峰在2020年7月辭職,吳繼波和黃國永的任期分別為2021年初至2021年5月、2021年6月至2021年9月。

  值得注意的是,財務(wù)總監任職期間,是否對公司財務(wù)數據存在異議,是否存在財務(wù)基礎薄弱、財務(wù)內控機制不健全導致財務(wù)總監無(wú)法正常履職情形等問(wèn)題,被IPO審核重點(diǎn)關(guān)注。

  海外銷(xiāo)售真實(shí)性存疑

  中國證券報記者發(fā)現,浙江泛源取得相關(guān)客戶(hù)資質(zhì)認證的情況疑點(diǎn)重重。

  根據披露,報告期內公司取得客戶(hù)(報告期內收入合計超過(guò)100萬(wàn)元)資格認證進(jìn)入客戶(hù)供應鏈的具體情況明細中,Certus集團作為2019年、2020年連續兩年的第一大客戶(hù),公司沒(méi)有其相關(guān)的資質(zhì)認證記錄;公司在2021年取得Certus集團下游客戶(hù)JOYSONQUIN(均勝群英)、Aptiv(安波福)和USF(白特榮)相關(guān)資質(zhì)認證;Moriroku(森六)、Draexlmaier(德科斯米爾)、Antolin(安通林)等下游客戶(hù)則完全沒(méi)有相關(guān)資質(zhì)認證記錄。

  浙江泛源回應中國證券報記者稱(chēng),2016年至2020年之前的相關(guān)業(yè)務(wù)資質(zhì)取得,不在披露范圍之內。

  隨著(zhù)調查的不斷深入,Certus集團等客戶(hù)海外銷(xiāo)售的真實(shí)性存在更多疑問(wèn)。

  根據披露,2016年至2020年,公司對Certus集團的銷(xiāo)售數量分別為369.86萬(wàn)件、1027.14萬(wàn)件、1177.50萬(wàn)件、872.81萬(wàn)件和570.70萬(wàn)件。

  然而,記者調查發(fā)現,在2018年6月通過(guò)環(huán)保驗收以后,公司才具備800萬(wàn)件汽車(chē)內外飾件產(chǎn)能的投產(chǎn)資質(zhì)。但在通過(guò)環(huán)保驗收前,公司僅銷(xiāo)售給Certus集團的產(chǎn)品居然已經(jīng)達到1000多萬(wàn)件。

  根據2019年4月的南通柏源《年產(chǎn)2400萬(wàn)件汽車(chē)內外飾注塑件改擴建項目環(huán)境影響報告表》,該公司2016年建設年產(chǎn)800萬(wàn)件汽車(chē)內外飾注塑件項目于2016年2月6日取得環(huán)評批復,于2018年6月29日才通過(guò)環(huán)保驗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師表示,根據我國《環(huán)境影響評價(jià)法》等相關(guān)規定,建設項目環(huán)評報批后還不能直接生產(chǎn),必須經(jīng)過(guò)環(huán)保驗收后才能投入使用。另外,除了環(huán)評報批和驗收手續,還必須取得排污許可證。

  招股書(shū)還顯示,公司外協(xié)加工采購主要是采購電鍍、噴涂和其他打磨、修邊等外協(xié)加工服務(wù),并不包括汽車(chē)內外飾件產(chǎn)品。

  浙江泛源回應記者稱(chēng),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與金屬零部件表面處理業(yè)務(wù)都涉及主要生產(chǎn)工藝電鍍,電鍍環(huán)節的產(chǎn)能利用情況可以反映公司整體產(chǎn)能利用情況。

  但招股書(shū)及環(huán)評文件均顯示,浙江泛源旗下的汽車(chē)金屬零部件業(yè)務(wù)、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分屬不同經(jīng)營(yíng)主體,其中負責汽車(chē)內外飾件業(yè)務(wù)的南通柏源生產(chǎn)模式為采購塑料粒子、注塑加工形成注塑件后再進(jìn)行電鍍、噴涂等表面處理工藝,最終形成汽車(chē)內外飾件產(chǎn)品再銷(xiāo)售給客戶(hù)。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一、二輪審核問(wèn)詢(xún)中,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收入變動(dòng)是否與下游客戶(hù)需求變化情況相匹配等問(wèn)題,被重點(diǎn)關(guān)注。

  針對汽車(chē)內外飾件對應整車(chē)品牌車(chē)型的單車(chē)耗用量與整車(chē)產(chǎn)量的匹配性,公司補充披露了多款主力車(chē)型的儀表盤(pán)等相關(guān)內飾件銷(xiāo)量及其對應車(chē)型整車(chē)產(chǎn)量等數據。但根據整車(chē)產(chǎn)量及單車(chē)耗用量等數據測算,寶馬X3/X4、標致雪鐵龍(PSA)、奔馳GLA/GLB和特斯拉Y系等眾多汽車(chē)品牌配套份額超過(guò)100%?!咀ⅲ号涮追蓊~=公司銷(xiāo)量/(整車(chē)產(chǎn)量*單車(chē)耗用量)*100%】

  此外,公司對Certus集團的銷(xiāo)售單價(jià)方面,2019年和2020年向Certus集團的銷(xiāo)售單價(jià)分別為7.57元/件和8.03元/件,甚至較其他客戶(hù)銷(xiāo)售單價(jià)分別高出55.12%和96.33%。

  海關(guān)數據嚴重不匹配

  浙江泛源招股書(shū)披露,公司2019年至2020年外銷(xiāo)客戶(hù)主要為Certus集團,銷(xiāo)售地區集中在墨西哥、德國和美國。

  但根據審核問(wèn)詢(xún)回復材料披露,公司通過(guò)Certus集團銷(xiāo)往加拿大的收入分別為4381.17萬(wàn)元和3176.04萬(wàn)元,每年剩余1000多萬(wàn)元均銷(xiāo)往德國,并沒(méi)有銷(xiāo)往墨西哥和美國等地的收入。

  而且,記者通過(guò)多個(gè)權威渠道獲取的海關(guān)提單數據顯示,Certus集團的海關(guān)提單記錄與浙江泛源披露的客戶(hù)銷(xiāo)售數據嚴重不匹配。

  根據招股書(shū)披露,報告期內,浙江泛源全資子公司杭州萊源進(jìn)出口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萊源進(jìn)出口”)負責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出口銷(xiāo)售業(yè)務(wù)。

  在外貿界知名的北美地區(美國、加拿大等地)進(jìn)出口數據檢索平臺——ImportYeti網(wǎng)站的檢索結果中,萊源進(jìn)出口體現在美國海關(guān)的出口記錄主要集中在2017年至2019年,分別有44次、89次和52次海運發(fā)貨記錄;而2020年至2021年分別僅有6次和4次海運發(fā)貨記錄。

  在上述海關(guān)記錄中,萊源進(jìn)出口的客戶(hù)全部為Certus Automotive,累計195次海運記錄的總運費不足30萬(wàn)美元,按照雙方之間累計超過(guò)3.39億元的銷(xiāo)售額測算,海運費用僅為貨值的0.6%左右。

  中信建投交通運輸行業(yè)首席分析師韓軍在2021年底的報告中披露,2016年至2020年中國至美國的綜合運費貨值比最低值為4.07%。2021年前9月中國至美國的綜合運費貨值比為6.64%。其中,低貨值商品運費貨值比超過(guò)15%,高貨值商品為5%左右。

  同時(shí),報告期內負責公司汽車(chē)內外飾件產(chǎn)品研發(fā)、生產(chǎn)和銷(xiāo)售的南通柏源,其海運發(fā)貨記錄共90多批次,主要集中于2021年至2024年,收貨方客戶(hù)包括USF(白特榮)、Greenville(格林維爾),Moriroku(森六)、Aptiv和Zf(采埃孚)等,并且收貨方?jīng)]有Certus集團及其相關(guān)公司。

  此外,萊源環(huán)保(公司前身)的海運發(fā)貨記錄累計有100多個(gè)批次,客戶(hù)全部為Certus集團,時(shí)間集中在2016年和2017年。

  在上述海關(guān)提單記錄的每個(gè)批次貨物明細數據中,公司與Certus集團之間的貨物重量、運費等細節,均與對應年度確認收入的金額嚴重不匹配。

  以2020年和2021年為例:根據海關(guān)提單記錄,2020年、2021年雙方貨物累計重量分別為26077千克和19487千克。而公司2020年、2021年對應的收入確認金額分別為4332.51萬(wàn)元和394.22萬(wàn)元。也就是說(shuō),2021年貨物重量?jì)H減少25%,但2021年的銷(xiāo)售收入卻減少超過(guò)90%。

  需要補充的是,公司對Certus集團銷(xiāo)售產(chǎn)品以主/副儀表板內飾件為主,都是重量較輕的塑料材質(zhì),并且是與成熟車(chē)型配套、規格型號固定的標準件產(chǎn)品,銷(xiāo)售均價(jià)沒(méi)有發(fā)生重大變化。

  如果拉長(cháng)時(shí)間來(lái)看,2017年至2021年,歷年的海關(guān)提單貨物重量與運費數據,與對應的確認收入不匹配更為顯著(zhù)。

  記者通過(guò)國內一家第三方海關(guān)數據服務(wù)商取得的海關(guān)數據進(jìn)行交叉驗證,對比ImportYeti披露的各項明細,得到的結論基本一致。

  根據審核問(wèn)詢(xún)回復材料,公司向Certus集團境外銷(xiāo)售采用FOB模式,根據出口銷(xiāo)售合同約定發(fā)出貨物,在產(chǎn)品報關(guān)、取得提單后確認銷(xiāo)售收入,收入確認依據及外部證據為貨運提單。

  對于銷(xiāo)售收入與海關(guān)數據嚴重不匹配等疑問(wèn),浙江泛源回應記者稱(chēng),公司收入確認均有客戶(hù)簽收單和貨運提單為證,這與信息披露口徑完全一致。

  對此,資深財務(wù)專(zhuān)家劉志耕向記者表示,收入確認及外部證據僅為“客戶(hù)簽收單”和“貨運提單”,并沒(méi)有“報關(guān)單”,在這種情況下,確認收入的證據極為簡(jiǎn)單,很可能為虛構/虛增外銷(xiāo)收入提供方便。由于客戶(hù)簽收單、貨運提單都很容易造假,很大程度上講,報關(guān)單比客戶(hù)簽收單、貨運提單更重要。

  當記者進(jìn)一步追問(wèn)收入確認依據為何沒(méi)有報關(guān)單時(shí),浙江泛源卻給出了與此前信息披露口徑截然不同的答復:“公司與Certus集團之間的銷(xiāo)售均有合同、報關(guān)單、提單等?!?/p>

  3月15日,記者實(shí)地前往南通柏源進(jìn)行采訪(fǎng),未獲接待;浙江泛源3月19日給記者回復郵件,但并沒(méi)有給出任何實(shí)質(zhì)性回應;而后,記者對相關(guān)問(wèn)題進(jìn)一步提出針對性采訪(fǎng),3月25日浙江泛源的回復郵件依然沒(méi)有給出任何實(shí)質(zhì)性回應。

中證網(wǎng)聲明:凡本網(wǎng)注明“來(lái)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與作品作者聯(lián)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jī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以及作者書(shū)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