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證網(wǎng)
返回首頁(yè)

碳酸鋰期現貨價(jià)逼近9萬(wàn)大關(guān),鋰礦股“一日游”后下挫

齊琦 第一財經(jīng)

  鋰礦板塊繼“一日游”行情后,集體陷入調整。

  截至6月27日收盤(pán),鋰礦概念股普遍收跌,融捷股份(002192.SZ)、中礦資源(002738.SZ)、贛鋒鋰業(yè)(002460.SZ)、天齊鋰業(yè)(002466.SZ)均跌超3%。

  近期,國內多家鋰礦上市公司在海外投資的鋰資源,陸續遭到強制“剝離”。天齊鋰業(yè)投資的智利SQM、贛鋒鋰業(yè)在墨西哥的鋰黏土資源,都面臨著(zhù)將被當地政府國有化的問(wèn)題。

  此外,碳酸鋰期貨合約也持續下探,在9萬(wàn)元/噸附近徘徊,沖破大部分企業(yè)的成本線(xiàn)。

  多重困難下,贛鋒鋰業(yè)股價(jià)已經(jīng)跌至29.24元/股,昨日盤(pán)中一度觸及27.77元/股,而該股2021年9月曾上揚至157.4元/股;天齊鋰業(yè)股價(jià)年內也近乎腰斬,累計跌超43%,截至6月27日收盤(pán),報30.57元/股。

  鋰礦板塊持續調整

  受到行業(yè)下行周期影響,碳酸鋰價(jià)格進(jìn)入下行通道,相關(guān)上市公司存貨減值也逐步顯現,板塊股價(jià)表現持續低迷。

  第一財經(jīng)據Wind統計,6月份以來(lái),Wind鋰礦板塊的19家A股上市公司中,除了鹽湖股份持平,其余個(gè)股全部下跌,月內平均累計跌幅超11%。

  年初至今跌幅更大。期間,板塊跌幅均值為24.7%。其中,金圓股份(000546.SZ)、天齊鋰業(yè)、融捷股份(002192.SZ)領(lǐng)跌,股價(jià)年內累計分別下挫51%、43%、42%。

  期貨市場(chǎng)上,碳酸鋰期貨價(jià)格持續下探,截至6月27日收盤(pán),主力合約報9.46萬(wàn)元/噸,6月以來(lái)累計跌12.8%?,F貨價(jià)格從2023年初的50萬(wàn)元/噸一路下挫,一度跌至約9萬(wàn)元/噸。

  上海鋼聯(lián)6月27日發(fā)布的最新數據顯示,電池級碳酸鋰均價(jià)報9萬(wàn)元/噸;工業(yè)級碳酸鋰均價(jià)報8.7萬(wàn)元/噸;電池級氫氧化鋰(粗顆粒)均價(jià)報8.3萬(wàn)元/噸。

  百川盈孚分析,碳酸鋰期貨市場(chǎng)價(jià)格近日波動(dòng)劇烈,市場(chǎng)成交量有所回升,但主要是貿易商間的期現交易,下游大廠(chǎng)觀(guān)望,小廠(chǎng)則在價(jià)格低點(diǎn)時(shí)補充剛需。

  “總的看來(lái),碳酸鋰市場(chǎng)供增需降的局面短期內難以逆轉?!?百川盈孚分析,盡管部分鋰鹽廠(chǎng)計劃檢修或減產(chǎn),但碳酸鋰供應依然充足,下游需求疲軟短期內難以改善,預計碳酸鋰價(jià)格將在8.5萬(wàn)元/噸~9.2萬(wàn)元/噸區間震蕩。

  全產(chǎn)業(yè)鏈來(lái)看,中原證券研報統計分析,2024年以來(lái)鋰電池板塊累計下跌26.43%,走勢顯著(zhù)弱于滬深300指數,展望2024年板塊業(yè)績(jì),鋰電池需求持續增長(cháng)但增速回落,產(chǎn)能釋放導致行業(yè)盈利也將承壓,總體預計全年板塊業(yè)績(jì)將繼續承壓,細分領(lǐng)域、細分標的業(yè)績(jì)將持續分化。

  海外鋰資源布局難度加大

  國內鋰價(jià)持續下挫,海外市場(chǎng)礦端也面臨不確定性。

  6月24日晚,贛鋒鋰業(yè)公告稱(chēng),控股子公司因墨西哥政府頒布的鋰資源國有化政策,導致項目運營(yíng)受阻和礦產(chǎn)特許權被取消,已向(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提請仲裁程序,并與當地政府溝通協(xié)商。

  一直以來(lái),贛鋒鋰業(yè)在墨西哥的鋰資源開(kāi)發(fā)項目備受關(guān)注。此前墨西哥經(jīng)濟部作出的決定,維持原墨西哥礦業(yè)總局發(fā)出的取消礦業(yè)特許權根據當地法律,行政司法聯(lián)邦法院作出的判決將為最終結果。

  贛鋒鋰業(yè)董事長(cháng)李良彬今年4月業(yè)績(jì)說(shuō)明會(huì )上曾表示,墨西哥經(jīng)濟部的決定并非最終結果,將等待墨西哥行政司法聯(lián)邦法院的判決。

  無(wú)獨有偶,天齊鋰業(yè)在海外投資的鋰資源,也面臨著(zhù)不確定事件頻發(fā)風(fēng)險。

  根據天齊鋰業(yè)6月2日披露的公告,鋰開(kāi)采商智利化工礦業(yè)公司(下稱(chēng)SQM)已與智利國家銅業(yè)公司Codelco簽訂協(xié)議并成立合資公司,以開(kāi)發(fā)SQM目前從智利生產(chǎn)促進(jìn)局租賃的阿塔卡馬鹽湖,主要負責開(kāi)采及生產(chǎn)鋰、鉀及其他產(chǎn)品的活動(dòng)和后續銷(xiāo)售。2025年起,合資公司70%營(yíng)業(yè)利潤將歸智利政府。

  早前的2018年,天齊鋰業(yè)投資40.66億美元,購買(mǎi)了SQM公司23.77%的股權,成為后者第二大股東。但在產(chǎn)能收益兌現之前,天齊鋰業(yè)因巨額負債連續三年虧損嚴重,一度陷入債務(wù)危機。截至目前,公司持有 SQM 合計約 22.16%的股權。

  今年一季度,天齊鋰業(yè)2營(yíng)業(yè)收入為25.85億元,同比大幅下滑了77.42%。凈利潤虧損38.97億元,同比下降179.93%。虧損的主要原因是來(lái)自對SQM投資收益的減少,基于SQM最新的稅務(wù)訴訟裁決情況,預計對其2024 年第一季度的凈利潤造成約 11 億美元的損失。

  面對SQM將被智利政府國有化,天齊鋰業(yè)公告稱(chēng),作為SQM的第二大股東,天齊鋰業(yè)投資回報、參與SQM公司治理權益也會(huì )因此受到影響,甚至不排除對該筆投資計提減值準備的可能。

  此外,中礦資源、盛新鋰能、藏格礦業(yè)也經(jīng)歷著(zhù)類(lèi)似的風(fēng)險,上述公司在加拿大投資的鋰礦資源被迫剝離。

  交易人士對第一財經(jīng)分析稱(chēng),這類(lèi)對海外礦業(yè)的投資受?chē)H政治、經(jīng)濟環(huán)境、產(chǎn)業(yè)政策、市場(chǎng)環(huán)境等方面的影響,投資收益存在不確定性。不少公司舉債投資,順周期時(shí),企業(yè)自身主營(yíng)業(yè)務(wù)增長(cháng)的同時(shí),還可以享受到投資收益等方面的帶動(dòng),為其整體業(yè)績(jì)帶來(lái)加成的效果;逆周期時(shí),業(yè)績(jì)加成就變成了拖累。

中證網(wǎng)聲明:凡本網(wǎng)注明“來(lái)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與作品作者聯(lián)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jī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以及作者書(shū)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