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證網(wǎng)
返回首頁(yè)

中小銀行兼并重組忙 減量提質(zhì)深化金融供給側改革

秦燕玲 證券時(shí)報

  近期中小銀行兼并重組動(dòng)作頻頻。證券時(shí)報記者梳理發(fā)現,這事實(shí)上延續了2018年以來(lái)“減量”的總體趨勢,也是當前監管部門(mén)推進(jìn)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的具體體現。記者在采訪(fǎng)中了解到,監管實(shí)踐仍堅持“治已病”和“防未病”相結合,推動(dòng)風(fēng)險處置的同時(shí),強化風(fēng)險預警,為形成具有“硬約束”的早期糾正機制打下基礎。

  此外,當前農村金融市場(chǎng)是推進(jìn)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的“主戰場(chǎng)”,推進(jìn)風(fēng)險化解之后,還需進(jìn)一步提高農村金融體系的服務(wù)質(zhì)效。受訪(fǎng)專(zhuān)家認為,正在進(jìn)行的兼并重組有利于增強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可持續發(fā)展能力,后續還需通過(guò)拓寬資本補充渠道、差異化監管、優(yōu)化高管人才隊伍等外部措施,推動(dòng)完善多層次可持續的農村金融服務(wù)體系。

  中小銀行加速洗牌

  證券時(shí)報記者梳理發(fā)現,2018年之后,中小銀行整體上延續了“減量”趨勢。

  根據金融監管總局披露的銀行業(yè)金融機構法人名單,2018年末,全行業(yè)共4034家中小銀行(包括城市商業(yè)銀行和農村金融機構);到2023年末,已減少至3920家。其中,農村金融機構(包括村鎮銀行、農村商業(yè)銀行、農村信用社、農村資金互助社和農村合作銀行)在2018年末時(shí)為3900家,到2023年末,減少至3795家。

  2023年,中小銀行機構加速“洗牌”。僅這一年,“消失”的中小銀行就有64家,占2018年以來(lái)縮減機構數量的一半以上。具體來(lái)看,2023年絕對數量減少的中小銀行機構類(lèi)型均為農村金融機構,其中,村鎮銀行減少9家,農村信用社減少49家,農村資金互助社減少7家;僅農村商業(yè)銀行增加1家。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農信社與農商行數量的“此消彼長(cháng)”實(shí)質(zhì)為兼并重組。例如,2023年9月27日獲批開(kāi)業(yè)的遼寧農商行,為沈陽(yáng)農村商業(yè)銀行與北票市農村信用合作聯(lián)社等30家農村信用合作聯(lián)社合并新設而成;2023年12月19日獲批開(kāi)業(yè)的阿克蘇塔里木農商行,為阿克蘇農村商業(yè)銀行等5家農商行和庫車(chē)縣農村信用合作聯(lián)社等3家農村信用合作聯(lián)社合并新設而成。

  從國際經(jīng)驗看,2023年至今,美國已經(jīng)歷過(guò)一輪中小銀行破產(chǎn)潮,包括受到廣泛關(guān)注的硅谷銀行、簽名銀行,以及報道相對較少的費城共和第一銀行(Republic First Bank)與堪薩斯州心臟地帶三州銀行(Heartland Tri-State Bank)等。

  清華大學(xué)國家金融研究院新結構金融學(xué)研究中心副主任沙楠、清華大學(xué)五道口金融學(xué)院講席教授周皓日前在《清華金融評論》上聯(lián)合撰文指出,以美國中小銀行重整破產(chǎn)潮為鑒,我國地方中小銀行的重組合并在未來(lái)一段時(shí)間或時(shí)有發(fā)生。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在大幅增加后,將迎來(lái)一段洗牌期,經(jīng)營(yíng)能力差,自身造血能力弱,無(wú)法在市場(chǎng)競爭中存活的機構必將被淘汰。

  更多兼并重組在路上

  對中國銀行業(yè)來(lái)說(shuō),中小銀行兼并重組之路可能才剛剛開(kāi)始。根據監管部門(mén)的批復信息,今年以來(lái),已至少發(fā)生過(guò)34起中小銀行并購事件,包括中小銀行被吸收合并、發(fā)起行增持/收購村鎮銀行股份等具體事項。

  其中,有至少41家中小銀行被吸收合并——包括農商行、村鎮銀行等農村中小銀行機構,也包括庫爾勒銀行這樣的城商行。至少7家村鎮銀行的發(fā)起行推進(jìn)股權收購、受讓后,持股比例達到100%。

  法律行業(yè)從業(yè)者告訴記者,吸收合并與增持/收購理論上的最大區別在于,吸收合并之后,被吸收合并的法人主體將不復存在。這也意味著(zhù),吸收合并之后,被吸收合并的銀行將被解散。例如,重慶江北恒豐村鎮銀行、包頭市東河金谷村鎮銀行就因被合并而獲批解散。

  而收購之后,被收購方的法人地位存在與否需依據具體商業(yè)考量而定。例如,此前已獲鄂爾多斯銀行收購的正藍旗匯澤村鎮銀行,今年6月21日因被收購而正式獲批解散;中山古鎮南粵村鎮銀行、梅河口民生村鎮銀行和平山西柏坡冀銀村鎮銀行被主發(fā)起行增持股權至100%后,也將完成解散事宜,進(jìn)而成為發(fā)起行的分支行,也即業(yè)內所稱(chēng)“村改分”或“村改支”。

  對此,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農村發(fā)展研究所研究員馮興元接受證券時(shí)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如果發(fā)起行與村鎮銀行為異地,通常就不會(huì )取消村鎮銀行的法人地位?!坝绕涫寝r商行跨地域運作總體上不符合政策基調,所以異地村鎮銀行變成發(fā)起行的支行應該也不受鼓勵;但如果本身就是省內的農商行或城商行去并購同省的村鎮銀行,那確實(shí)也沒(méi)必要再保持村鎮銀行的獨立法人地位?!瘪T興元稱(chēng)。

  抓早抓小治未病

  “全力推進(jìn)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是金融監管總局2024年度八項重點(diǎn)任務(wù)的目標之首。近期,監管部門(mén)又集中釋放了推進(jìn)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的最新思路。其中,農村中小金融機構的“減量提質(zhì)”是最受關(guān)注的一大方面。

  金融監管總局股份城商司提出,要“探索推動(dòng)股份制銀行、城商行及其發(fā)起設立的村鎮銀行兼并重組,通過(guò)發(fā)起行吸收合并、他行收購兼并多種方式實(shí)現村鎮銀行減量提質(zhì)”。金融監管總局農村中小銀行監管司則表示,要“加快推動(dòng)農村中小銀行兼并重組,減少農村中小銀行機構數量和層級,加強集中統一管理,因地制宜優(yōu)化機構布局,重塑經(jīng)營(yíng)機制,促進(jìn)風(fēng)險持續收斂”。

  而監管部門(mén)此前介紹防范化解金融風(fēng)險總體思路時(shí),常常提到的兩方面是“治已病”和“治未病”。

  記者從接近監管人士處了解到,今年已公布的這些中小銀行兼并重組案例,部分屬于觸及監管紅線(xiàn),并已納入到監管部門(mén)當年推進(jìn)風(fēng)險化解的任務(wù)清單當中。相關(guān)吸收合并結果的公布意味著(zhù)前期問(wèn)題股東清理、資金補充來(lái)源等關(guān)鍵問(wèn)題已有進(jìn)展。

  “猛藥去疴”推進(jìn)高風(fēng)險機構處置的同時(shí),強化風(fēng)險預警、及時(shí)識別脆弱性機構,“抓早抓小治未病”也是當前推進(jìn)中小銀行改革化險的重點(diǎn)工作之一。

  金融監管總局農村中小銀行監管司今年初就已明確表示,要堅持治已病和治未病相結合,健全風(fēng)險預警指標體系和響應機制,及早捕捉苗頭性、傾向性問(wèn)題,第一時(shí)間進(jìn)行通報提示。做實(shí)具有“硬約束”的早期干預機制,對問(wèn)題機構設置早糾期,及時(shí)督促整改。規范監管履職行為,推動(dòng)形成“日常監測—問(wèn)題識別—早期糾正—風(fēng)險處置”監管閉環(huán)。

  前述接近監管的人士指出,健全風(fēng)險預警指標體系對一線(xiàn)監管實(shí)踐來(lái)說(shuō),最直接的變化在于內部信息的對稱(chēng)與暢通,一旦轄內機構觸發(fā)監管指標臨界點(diǎn),有權限的相關(guān)人員均可第一時(shí)間知悉,由此督促監管履職。不過(guò),該人士也提到,健全風(fēng)險預警只是第一步,也是形成“硬約束”的早期干預機制的基礎條件,但由于不同監管機構的風(fēng)險認知、風(fēng)險容忍度可能存在差異,因此未來(lái)還需明確觸發(fā)預警后的處置標準,即何時(shí)何地采取何種行政強制措施。

  減量提質(zhì)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去年底舉行的中央金融工作會(huì )議強調,當前和今后一個(gè)時(shí)期,做好金融工作要“以推進(jìn)金融高質(zhì)量發(fā)展為主題,以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xiàn)”。推進(jìn)中小金融機構兼并重組,既在于防范化解金融風(fēng)險,更在于推進(jìn)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升金融供給質(zhì)量。

  馮興元認為,監管層推進(jìn)農村中小銀行兼并重組,減少中小銀行數量和層級,是要保證這些機構的更可持續發(fā)展,從而確保農村普惠金融服務(wù)的可持續性。

  中國人民大學(xué)中國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員汪雯羽也持類(lèi)似觀(guān)點(diǎn),她對記者表示,合并重組可以提升中小金融機構的規模效益,特別是在欠發(fā)達地區,受人口流出影響,機構提供基礎金融服務(wù)的成本較高,同時(shí)不夠活躍的金融需求使得金融機構已經(jīng)面臨可持續發(fā)展壓力。合并后可以?xún)?yōu)化分支機構設置,減少銀行基礎設施重復投入,降低成本,并在金融科技開(kāi)發(fā)和風(fēng)險控制方面集中發(fā)力,提升機構的可持續發(fā)展能力和化解風(fēng)險能力。

  不過(guò),需要注意的是,機構“減量”并不能簡(jiǎn)單與“提質(zhì)”劃等號。以當前推動(dòng)中小銀行化險的主戰場(chǎng)——農村金融市場(chǎng)為例,汪雯羽指出,總體看,農村地區已形成政策性機構和商業(yè)性機構合作并存、大中小金融機構共同服務(wù)的多層次、多元化的金融供給布局。但各類(lèi)機構金融產(chǎn)品同質(zhì)性較強,缺乏特色,客戶(hù)重合度高,造成農村金融市場(chǎng)競爭主要集中在價(jià)格競爭。如何應對鄉村全面振興中金融需求的新變化,找到本機構在農村地區的差異化發(fā)展戰略和服務(wù)特色,是當前農村金融機構改革發(fā)展最重要的事。

  當然,外部環(huán)境的優(yōu)化也是未來(lái)完善多層次可持續的農村金融服務(wù)體系的方向所在。馮興元認為,一方面要拓寬中小金融機構的外源資本補充渠道,健全規范股權、債權市場(chǎng);另一方面,要充分評估風(fēng)險外溢性,實(shí)施差異化監管;此外,還要選拔專(zhuān)業(yè)的農村金融機構高管團隊,不能以行政手段代替市場(chǎng)發(fā)現。

中證網(wǎng)聲明:凡本網(wǎng)注明“來(lái)源: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與作品作者聯(lián)合聲明,任何組織未經(jīng)中國證券報、中證網(wǎng)以及作者書(shū)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